欢迎加入

搜索结果

当前位置:首页 > 搜索结果

金融服务外包产业生态系统的力量

金融服务外包产业生态系统的力量—TPI中国区主管姜振鹏

3月21日,全球知名的外包咨询机构TPI中国区政府业务部主管及首席顾问姜振鹏先生发表演讲。针对我国金融外包产业发展现状、特征及发展趋势如何?姜先生发表“金融服务外包产业生态系统的力量”主题演讲,以下为其演讲的文字实录:

非常容幸今天有这样一个机会能够把TPI的一些经验和知识在此跟各位领导和各位来宾进行分享,我尽量讲快一些,今天我演讲的题目是“金融服务外包产业生态系统的力量”,首先我花几分钟时间做一下TPI的介绍。

TPI成立于1989年成立于美国的公司,可以说我们随服务外包产业而生,也为服务外包这个产业而生的一家公司,我们在20多年的生涯当中只做服务外包一个产业,主要有两个业务方向,一个是帮助全球2000强的买家帮他们做发包的管理咨询,帮他们撰写标书,进行服务供应商的选择,项目建议书的评估、谈判,以及买家与供应商签署合同后,服务的迁移以及治理;另外的业务为产业园区和城市发展服务外包相关的产业提供咨询以及资源整合的服务,我们20多年的专注也收获了成果,基本上TPI现在垄断了全球大额外包交易也就是2500万美金以上的外包交易咨询市场50%的市场份额。是这个行业当之无愧的领导者和市场份额的垄断者。TPI投身中国市场始于2009年,在过去两年多的时间里,我们也迈出了坚实的步伐,2010年我们有幸被商务部选择成为第二届中国服务外包博览会的独家外资合作伙伴,这个资格的取得我们也是击败了Gartner等国际顶尖咨询公司取得的,可以说非常的不容易。2011年受江苏质监厅委托编制了江苏省省级金融服务外包行业标准,为行业的标准化作出了自己应有的贡献。

刚才是一个简单的自我介绍和自报家门。下面进入今天的主题,金融服务外包生态系统,生态系统这样一个概念应该说是一个很抽象的概念,我们要想把这个抽象的概念解释清楚,可以一起先回顾一下产业发展的历史,历史是我们获得经验和知识的沃土,从全球来看,服务外包产业可以把起点追溯到80年代末90年代初,基本上以10年为单位发展经历了三个周期,从金融的买家,服务供应商,买家和服务供应商的关系三个维度的线索上各自体现出自己不同的特点,从最初主要集中于单一的功能IT外包,服务供应商主要提供的是一些单一的服务,交易主要以在岸交易为主,简单的一些供求关系为主,经过近30年发展,BPO产业逐渐引起关注,而且出现了以价值创新和业务创新为导向的一些外包模式,而服务供应商更倾向于和买家建立长期的战略合作伙伴关系,双方的合作和交易模式也越来越多样化。而我们看到中国的金融服务外包产业的发展实际上非常有意思,是以5年也就是短于国际10年的一半的时间为单位的,上一个时间节点是2005-2006年之间,而今天我们站到了中国金融服务外包这个产业发展又一个时间节点上,如果回顾中国金融服务外包产业的发展,我们可以从宏观经济,金融行业,金融信息化,以及金融服务外包产业四个维度,如瀑布一般看一看,产业到底经历了哪些变化,我们回顾时针的起点放到了2000年。从经济层面上讲,2001年的时候,中国加入WTO,十六届三中全会都提出了改革的方向,为整个金融产业的变化奠定了基础,而金融行业从2002年开始为期五年金融改革对金融行业产生了一个深远和波澜壮阔的影响,之后迎来了外资银行进入的高峰,也迎来了商业银行股份制上市的一个高峰。同时金融集团的混业化经营也逐渐形成了气侯。而这些变化都让金融行业的业务复杂度极大的提升了。同时对信息系统的依赖也极大的提升了,金融信息化在这样一个大背景下也迎来了自己波澜壮阔的发展。2000年开始一直到2005年大家可能还有印象是中国银行业的数据大集中,而以这个数据大集中为基础,我们也看到了迎来了灾备中心建设的高潮,同时新一代银行核心系统的上线在金融IT里创造了无穷无尽的商业机遇,而金融外包在金融信息化大背景之下,也迎来了自己发展的一个春天。

在2000年的时候,工信部发表了“18号文”可以作为中国信息化产业的元年和起点的标志,在之后我们看到在中国服务外包产业进行了很多朴素的实验,比如说首个灾备中心,首个信用卡外包的项目都发生在2000-2005年阶段。同时向Infosys,FDC这样一些国际领军也进入了中国市场,迈出了在中国市场的第一个脚印。而像中讯,浙大网新这样一些目前都是中国金融服务外包领域呼风唤雨的企业,他们在这个时代悄悄的成立了自己的身影。而从2006年中央的千百十工程开始,应该说服务外包产业迎来了一个新的历史发展机遇,迎来了五年我们可以叫做服务外包特别是金融服务外包大跃进的过程。而2006年注定了是不平凡的一年,当时涌现了很多市场上非常引人注目的事件,比如说中国银行和TCS全国最大一单金融服务外包ITO交易,这样的一些重大事件仿佛都如雄鸡思晨一样为金融服务外包发展吹响了自己的号角。而在这个阶段,也是资本市场对服务外包产业投入了重大的关注的转折点。很多的服务外包龙头企业都完成了一系列的并购,为几年后登陆美国和中国资本市场打下了坚实的基础。而到了2012年的时候,为什么我们讲又迎来了中国第二个产业发展的转折点,从千百十工程,开始的五年的政策基本上已经面临到期,而商务部主管领导基本上完全换了一批领导,2011年新的产业领导团队已经做过了很多调研的工作,应该说2012年将会是新的产业领导班子去真正落实自己的想法,去发挥自己的智慧,推动产业发展的转折点,将会给我们带来一个什么样新的产业局面,我想在座的同仁都会拭目以待,回顾中国和全球金融服务外包产业发展的历史,如果我们再进行一个层次深度的思考,去看看推动产业发展背后这种终极力量到底有哪些?我们提炼出六个产业发展力量:宏观经济、金融产业、产业政策、服务交易模式、信息技术发展以及买家和服务供应商自己的发展。这六种关键力量构成了产业往前发展的原动力,在这张地铁图上给大家呈现非常丰富的信息,每一个颜色的地铁轨道代表了我们所说的产业发展的一种关键力量,从时间的维度上,最中心的一点是产业发展的源头,从1990年计算是源头,而两端是以同心圆的方式更接近今天的现实,一圈一圈往外扩散。上面的每个站点都是在力量上所重要的事件,而有一些大型的交汇点是由多个力量共同构成,对产业造成重大影响的节点,如果把这张图展开,时间肯定不够,我给大家提示几个,看这张图非常有意思的地方,我们看到当产业迎来了一个蓬勃发展的高峰的时候,一定是由这六股关键力量当中若干个力量共同发力所构成的机遇,比如说我们看到在90年代是服务外包第一次高峰起点,当时我们迎来了美国金融的自由化,这个是金融行业的动力,我们同时还迎来了一些大型的在岸交易,这个是交易模式贡献力量。同时在美国的本土还出现了一些比较成规模的大型服务供应商进入市场,由这几方面力量共同作用我们在1990年迎来产业发展第一个高峰,这也是可以看到图上有一个小圈的同心圆。而到2000年前后我们迎来了产业发展第二个高峰,当时是由于在信息技术领域,千年虫的问题,在政策领域美国H1B1的签证爆炸式增长,在经济领域亚洲金融危机刚刚过去,百废待兴的状态,以及印度服务供应商的崛起,这样几个共同的力量作用之后让我们从2000年开始迎来了服务外包第二个高速发展的高潮,而回顾历史的目的在于了解现在和预测未来,我们今天是不是迎来了产业发展第三个高峰呢?从TPI的观点和分析来看,这么说还为时尚早,我们在今天的环节上来看,我们可以看到在六股力量当中,在信息技术领域我们有云计算,还有社会化网络这样一些新兴的技术已经做好了比较充分的准备,从政策的层面上看,像中国还有服务供应商的发展中国家,已经能为产业投入了巨大的政策资源,同时自己的内需市场也有了释放和发展的迹象,这些是这个产业积极和正面的因素,同时我们也应该看到,从宏观经济还有金融行业的角度以及买方市场也依然有很多阻力的因素存在。这样双方力量对冲之后我们说目前我们还没有看到马上就可以迎来一个产业的发展的高峰,但是是一个“山雨欲来风满楼”的状态。我们已经做好了这样的一个准备,一旦宏观经济和金融行业的层面一些机遇具备了,我们将会很快的进入到金融服务外包产业发展的第三个高峰当中。

刚才回顾了产业发展的终极力量,现在让我们回到今天我讲的主题,什么是金融服务外包生态系统,生态系统的概念说来复杂也很简单,主要有这样几个元素来构成,首先是物种,向蜜蜂和花朵一样都是在生态系统当中的物种,还有空气和水这样一些资源,同时还有这些资源和物种生存的环境,是沙漠还是丛林,具体到产业,这个产业系统无疑是我们的买家和服务供应商,这种关系互动是我们所谓的交易模式,而我们产业的资源就是人才、资金和知识这些关键资源,而我们地方政府或者说发展区域无疑是我们所处的生态系统的环境,在这样的生态系统中,服务交付的模式应该说是金融服务外包生态系统的一个核心要素,从买家自建成本中心一直到完全外包,中间有BOT的模式等等交付模式,在今天这个市场当中,是一个多种交易模式百花齐放并存的局面,而每一种交易模式都体现了自己的优势和劣势,而买家服务供应商如何选择模式,建立一种长期共赢战略合作伙伴关系,能够良性发展的关键要素。

另外一点非常值得一提的是,就是政府在构筑产业生态系统当中所承担的角色和作用,应该说在过去的5年当中,中国是经历了地方园区和政府服务外包产业发展一个大跃进,可能有的地方政府搞服务外包是因为看到中央鼓励来做这个产业所以才做,有的人是看到兄弟城市和园区都做了这个产业才做,有的人可能是因为领导想做所以才做,但是做这个产业我们到底有什么样的收获?我们到底投资回报周期是怎么样的?可能大家心中还有一个问号,今天到场可能有很多来自于园区和政府的代表,大家在产业发展的过程当中可能会有很多头疼的问题,比如说企业没有来的时候,如何聚集产业是一个头疼的问题,企业来了无法兑现自己的承诺,履约能力比较差依然是头疼的问题,应该说服务外包产业如何真正起到富市裕民为地方经济带来贡献是难以解答的话题,在这个话题上也不存在一言兴邦的捷径。今天我只是从产业构筑跟大家分享如何让产业有效回馈地方,能够构筑一个良性产业发展,给大家分享这样一个实践,这里我以昆山花桥国际商务城为例,花侨商务城经历了六,七年的发展,已经初步具备产业生态系统的雏形,特别是在信用卡流程外包业态具备生态系统雏形,大家自己可能有切身体会,整个信用卡发放大概分四个部分,申请件处理,可能会涉及到影像扫描审批,信息核实,客户服务主要是呼入呼出,呼叫中心的服务,帐单的打印,在整个产业链的链条上,花侨已经有意识的做到,尽量对全产业链条进行覆盖,比如远洋数据在后两个环节进行覆盖,中银商务在前三个环节进行覆盖,这几个是共同为某个客户提供上下游服务,或者是几家企业本身建立合作和往来,在生态系统当中无疑地方区域为企业的黏性大大增强,助力企业发展能力大大增强了。当然去建立产业生态系统也并不是一个简单和短时间的过程,如果想要构筑企业良好生态系统,还有很多工作需要做,比如说我们如果能够建立科学有效的招商体系,企业入驻之后如何建立现代化基于服务水平管理的客商服务体系,企业和买家在园区进行外包交易如何能够保障交易的安全,这些方面很多园区也都有自己的实践,比如重庆永川区进行了一系列举措来建立安全园区,保障买家在园区交易安全,企业人才安全,服务交付安全都有一套配套的举措,从政府层面给予尽可能的保障,应该说从地方政府来讲,建立一个生态系统是一个最优化的资源配置的方式,当然要想做到这一点还是任重道远需要大家探讨和摸索的过程,当然最重要的不只是探讨和摸索,还要有切实的行动和实践,整合产业当中方方面面的资源,把一些好的想法真正落到实处。

最后总结性的片子,金融服务外包生态系统的建立应该说对买家和服务供应商,对于政府,对于人才都有自己能够贡献的价值,是一个多方获益的业态和模式,也希望来自各企业的同仁,来自买家的同仁,来自政府的同仁,以及从业人才能够沟通从金融服务外包产业系统当中体会到力量,获得自己的收益。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