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加入

搜索结果

当前位置:首页 > 搜索结果

建设知识产权信用体系势在必行

人无信不立,业无信不兴。6月27日,国务院印发了由国家知识产权局等35个部门共同参与制定的《社会信用体系建设规划纲要(2014—2020年)》(下称《纲要》),其中明确提出了建设知识产权信用体系的规划和目标,成为备受关注的一大亮点。《纲要》明确,知识产权领域信用体系建设内容包括:建立健全知识产权诚信管理制度,出台知识产权保护信用评价办法﹔重点打击侵犯知识产权和制售假冒伪劣商品行为,将知识产权侵权行为信息纳入失信记录等。

“如果有了知识产权信用体系,全社会都可以查询到侵权假冒者的‘劣迹’,切断其获取不义之财的途径,有意识地进行防范。”在记者采访中,数家企业负责人都呼吁加快建设知识产权信用体系,更好地捍卫知识产权权利人的合法权益,护航企业的创新和发展。“面对近年来出现的知识产权反复侵权、难以维权等现象,建设知识产权信用体系可谓是迫在眉睫。《纲要》出台,应该说是顺应时势之举。”对此,中国科学院大学法律与知识产权系主任李顺德在接受中国知识产权报记者采访时表示。

信用体系亟待构建

“作为创新型企业,我们迫切希望建设知识产权信用体系,有全国统一的查询平台,能在打击知识产权侵权假冒、依法维权的同时,给各级职能部门和企业的管理、招商等活动提供有效的依据。”上海华篷防爆科技有限公司(下称上海华篷)市场部经理李贺英表示,上海华篷依托自主创新,至今已累计提交国内外专利申请257件,专利授权量达127件。但在取得良好市场效益的同时,上海华篷却一直被个别企业假冒专利、群体侵权、反复侵权的问题困扰着,花费了大量的人力、物力、财力进行维权。近年来,虽然上海华篷在行政和司法途径都取得了胜利,但是由于缺乏完善的知识产权信用体系,导致侵权查询难等问题的出现,侵权企业的侵权产品竟然在某部门招标时中标。上海华篷发现后,立即向相关部门报告,这一问题才得到了纠正。

实际上,上海华篷的遭遇并非个案,很多企业一方面在维权方面每年要花费数十万元甚至更多的资金,另一方面却依然承受着侵权者侵占市场造成的经济损失。辽宁三一重型装备有限公司(下称三一重装)在发现一企业的产品涉嫌专利侵权时,将该企业告上法庭,在付出了大量时间与资金的代价后,最终获得胜诉,但侵权企业仍然在外地推销侵权产品。三一重装有关负责人认为,没有建立知识产权信用体系及查询平台是产生这一问题的重要原因之一。

“建设知识产权信用体系,可以提高侵权假冒的违法成本,在一定程度上改变知识产权维权成本高、异地打击难的问题。”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法学院教授孙国瑞向记者表示,建设知识产权信用体系应该在市场经济体系建设中发挥更重要的作用。他建议,知识产权信用体系不仅应包括专利侵权假冒等违法行为,还应包括商标、著作权、商业秘密等知识产权全领域的信用情况,像银行的信用体系一样,将涉及的相关知识产权违法违规行为全部记录到这一体系平台上,对于捍卫创新者的合法权益和推动经济社会发展来说,这项工作既重要又十分迫切。

“知识产权信用体系建设是当今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建设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是知识产权文化建设的重要内容之一。建设知识产权信用体系,有利于在全社会形成尊重知识、崇尚创新、诚信守法的知识产权文化意识,有利于建设知识产权强国和创新型国家。”李顺德说。

形成部门工作合力

“近年来,我们一直在推进知识产权信用体系建设工作。”据国家知识产权局专利管理司有关负责人介绍,2011年6月,国家知识产权局在印发的《关于加强专利行政执法工作的决定》中,就提出要建立知识产权保护社会信用评价监督机制,建立知识产权保护社会信用评价标准,对企业侵权假冒行为进行监测与评价,建立知识产权诚信档案,并构建多层次的知识产权保护社会信用评价监督机制。在2014年年初的全国知识产权局局长会议上,还着重强调2014年的重点工作包括研究知识产权保护社会信用评价的基本准则,依法及时公开专利行政处罚案件信息,并纳入社会征信体系。“建设知识产权信用体系,需要各级主管部门、司法机构、企业及社会各界的共同参与,根据《纲要》的规划,由点及面,全面推进。”国家知识产权局专利管理司有关负责人表示。

其实,根据国家知识产权局的相关工作安排,广州、深圳、温州等城市已经开始探索知识产权信用体系的建设工作。广州市出台了《广州市知识产权局系统社会信用体系建设实施方案》,将企业知识产权信用与专利奖、专利质押融资、银行授信、知识产权优势企业等评审挂钩,同时依法严厉打击重复侵权、假冒等失信企业和个人﹔深圳市人大常委会通过的《深圳市加强知识产权保护工作若干规定》中则明确,将知识产权诚信记录与企业或个人信用征信系统挂勾﹔温州市也印发了《温州市知识产权领域信用体系建设三年行动方案(2013-2015)》,提出要紧密结合“信用温州”建设,建设知识产权信用体系,为促进产业转型升级、建设创新型城市提供有力支撑。

此外,在知识产权信用体系建设上,工商、版权、农业、林业等部门也在积极行动。今年5月1日施行的第三次修改后的商标法首次作出要坚持诚实信用原则,对违规者将记入信用档案的明确规定。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当前经济形势下知识产权审判服务大局若干问题的意见》等文件中,均提出要大力推动诚信社会建设。

“让失信者寸步难行,让守信者一路畅通,应该是建设知识产权信用体系的目的和宗旨所在。”李顺德强调,要发动全社会共同重视和参与建设知识产权信用体系,使知识产权信用准则成为全社会共同遵守的信用准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