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加入

搜索结果

当前位置:首页 > 搜索结果

软件外包与中国软件发展模式之我见

文/中国驻纽约总领事馆科技参赞 《中国进出口软件》编委  李武强

软件外包是一个长期以来在中国谈论得很多的问题。印度在软件外包方面的成功给了我们很大的刺激,使我们在检讨我们软件外包存在问题的同时,也甚至动摇了我们软件发展的方向。本文拟探讨中国软件发展模式问题,以及软件外包在其中的地位。

一、从印度的软件外包谈起

中国人在谈软件时言之必称印度,印度模式和印度奇迹。为了了解印度学习印度,我们这些年来不知去了多少代表团前往印度取经。

的确,印度软件近几年来高速发展,取得了骄人的成绩。印度赢得了50%的欧美外包市场,在美国几乎拿到绝大多数软件离岸外包份额。印度根据自己国情,成功地走出了一条软件外包的道路。我们羡慕印度,从某种意义上可以理解。但印度因此被认为是软件大国,那就值得商榷了。印度软件总产值仅占世界约3%,甚至不比中国多。而“被外包”的美国却超过40%。美国才是真正意义上的软件大国。

准确地说,印度应该是软件外包大国。印度靠廉价的、训练有素的软件队伍支撑了强大的对欧美软件外包,这就是印度模式。印度没有巨大的国内市场作支撑,更没有美国的先发优势,印度走软件外包道路完全正确。但印度也因此自己没有叫得响的软件产品,我们甚至不知道哪款软件是印度的,尽管在我们日常使用的外国软件里也许都有印度软件的痕迹。“印度软件”就像“中国制造”一样,干的都是产业链最低端的、投入最大、利润最小的活,靠微利多销赚辛苦钱。在印度全面崛起以前,印度模式在相当长时间还会持续并放大。

反观中国,我们有巨大的国内市场需求,有世界制造中心之一的地位,有体系完整的信息产业,这些都是印度所不具备的。我们有成为软件大国和强国的潜能,如果一味效仿印度,那才是真正的不思进取。印度不应该成为我们的追赶目标,甚至是阶段目标。印度模式中国不能效仿,中国不必效仿。我们虽然没有像印度一样骄人的软件外包业绩,但经过“十五”的努力,已经有了可以组成软件体系的操作系统、数据库管理系统、中间件、办公软件等重大应用软件产品。这些都为中国软件产业的崛起打下了基础。

如果说我们可以从印度学习什么的话,我认为最重要的就是要整合,要把企业做大。中国有个说法,叫宁做鸡头不做凤尾,结果遍地是鸡不见凤凰,谁也成不了气候。我希望我们的软件企业能认识到这个问题的严重性。小企业固然灵活性大,但抗风险能力弱,特别是软件行业有“赢者通吃”的特点,小企业很容易被人挤垮。一个企业被另一个企业并购在国外是很正常的事。被并购说明你有价值,甚至说明你成功。我希望中国很快会出现几个像TATA或INFOSYS那样规模的大公司。

二、中国软件发展模式以及软件外包在中国软件发展中的地位

软件外包在中国软件产业中的地位问题涉及到中国软件发展模式。有人把各主要国家软件发展模式归结如下:

美  国:  “全面领先模式”

日、韩:  “整机带动模式”

以色列:  “产品主导模式”

爱尔兰:  “软件集散模式”

印  度:  “外包服务模式”

这些模式的形成都和各国的国情以及软件发展历史有关。我国正在形成自己的发展模式,由于国情的不同,我国应走一条和上述各国不同的发展道路。我认为我们的发展模式应该是:

充分利用国内巨大市场,大力发展系统软件、中间件及重要应用软件,建立自主的软件体系;实施内需拉动和整机带动战略,占领国内市场的同时积极开拓国际市场;最终发展成软件大国和强国。 

该模式的立论考虑是:

1. 中国是大国,有巨大的国内市场,所以有发展系统软件,建立自主软件体系的条件。所谓“自主”,是指不受制于人,但不一定和别人都不同,否则我们会非常孤立。例如Linux就能满足我们的基本需求,自主的软件体系应与之兼容。这样我们就可以充分利用全世界的资源,同时回馈世界,和世界形成互动。“十五”期间,我们已经开发出一整套基础软件产品。这些软件产品可靠、强大且质优价廉,为我国软件工业的进一步发展提供了坚实的基础。

2. 中国拥有一个巨大的制造业,而且正在成为世界的制造中心之一。像德国和日本一样,中国制造的产品需要大量软件,可以带动整机使用的嵌入式软件的发展和出口(日本模式)。 特别是嵌入式软件没有也不可能像基础软件那样形成垄断,对软件后起国家而言更容易切入。

3. 开拓国际市场, 一是积极争取软件外包(印度模式);二是支持好的软件产品出口(以色列模式)。我认为我国已经具备了进军国际市场的初步条件。

如果把中国软件产业看做一棵树,自主软件体系应该是树干,我国的上述环境就是培育这棵大树的土壤;而软件外包只能是旁枝。这点一定要清楚,不可本末倒置,否则中国软件将是无本之木,不可能长成大树。软件外包在我国目前软件总产值不大的现在还有很大意义,值得我们拿出相当的精力去开拓。软件产品出口一定要从战略上重视起来,只要做的好,会带来比软件外包更大的利益。我认为,从近期看印度经验在软件外包方面有值得我们借鉴的地方;而从长远看,美国软件才是我们真正应该学习的榜样。尽管美国离我们看似很遥远,但我们现在就要为此做好布局。

三、软件外包

软件外包对外包提供和接受的双方都各有其价值,是国际分工的必然结果。对于前者,外包有助于降低开发成本、提高软件质量并增强了核心竞争与许多其他国家相比,印度的软件外包算是最成功的,给世界的确留下了强烈的印象。从2001年起,中国的软件外包的增长率为50%。有专家认为这么高的速度将持续5年。2004年,中国软件外包收入是28亿美元,其中60%来自日本。 

其实,中国对美国的外包市场更值得关注和重视。对日本软件外包一般只是进行软件的编程,而且市场规模不大。美国外包市场比日本大十多倍,往往是要求提供解决方案式的软件外包。通过对美软件外包更能提高软件人员的水平。

但是,中国面临许多困难,最大的困难是美国没有充分认识中国。

在美国软件外包市场,中国有没有优势? 

1. 中国的软件业并不像有些人想象的那么弱小。中国拥有完整的IT工业,中国有为复杂系统开发大型软件的能力。中国甚至成功地进行了完全用本国软件和本国硬件解决政府、银行等行业需求的试点。 因为中国软件产品远比国外的便宜,中国因而有可能提供更有竞争力的解决方案。对此我们要有足够的信心,不可妄自菲薄。

2.  中国直接参与软件外包市场为美国公司提供更多选择,在降低成本的同时,也降低了风险。事实上,许多美国IT公司,如IBM、微软、SUN、摩托罗拉等都在中国建立了研发中心,聘用了许多中国软件工程师,并且开发出许多复杂的软件产品。这可以看作更高层次的软件外包。此外,越来越多的美国软件外包项目已经被转包到中国。为什么不直接外包呢?

3.  有人说中国对美软件外包存在语言问题。实际上不光软件,所有领域只要和美国打交道都存在语言问题。迄今还没发现因为语言问题有哪个领域的事不能办的。事实上,现在中国IT圈里的青年人英语大多掌握得还可以,用英语交流和软件编程不会有大的问题。再说,没有必要要求软件工厂的每一位员工都说英文。因为英语不是母语,中国工程师将会与美国同行更紧密地合作。

4.  美国公司最大的顾虑是知识产权(IPR)问题。 软件盗版使得这个顾虑变得很现实。软件盗版不仅损害外国的利益,也同样危害中国公司。外国公司损失金钱,而中国公司因为太小而不能承担风险,甚至面临破产的危险。软件盗版问题很复杂,除我们自身存在问题外也有不严肃的炒作和夸大。为解决这个问题,我国政府正在努力提高全民在这方面的意识,同时也已经采取很多措施打击软件盗版。根据现行中国刑法,侵犯知识产权者可以被判处最多7年监禁。就我所知,这是世界上判罚最为严厉的。解决软件盗版问题政府从自身做起,去年年底前省级政府首先的正版化,今年年底各级政府正版化。同时我国将在明年专门开展针对企业级正版化的工作。中国政府保护知识产权的承诺是坚定而不动摇的。我相信通过我们不懈的努力,中国软件盗版率一定能大大下降,世界也会以公正的眼光看待中国。

中国的崛起已经引起美国各方面的注意和关切。中国经济的持续高速增长让美国业界看到的更多的是机遇和机会。在美国,“中国题材”往往会很吸引人的眼球。“中国软件”就是一个很好的“题材”,足以引起人们的巨大关注。我们应该做好宣传工作,让美国了解中国软件的相对优势,从一件件软件外包做起,逐步树立中国软件的声誉和名牌,使更多的中国优秀软件产品和软件服务进入美国市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