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加入

搜索结果

当前位置:首页 > 搜索结果

国产OS谁来“扛旗”?

对于软件业界来说,2014年注定是不平凡一年。2月10日,国产操作系统旗舰企业中科红旗关门清算;2个月后,4月8日,微软公司停止对Windows XP操作系统提供服务支持。就在本文即将定稿之时,5月16日,中央国家机关政府采购中心发出一则重要通知,其中明确提出,“所有计算机类产品不允许安装Win8操作系统。”这一“关”,一“停”,在业内产生巨大反响,既表明国产操作系统的生存环境更加严峻,也预示国产操作系统将迎来新的战略机遇期。业内人士认为,虽然中科红旗“倒”了,但国产操作系统的“红旗”不能倒,发展自主可控国产操作系统,是保障国家信息安全的重要一环。

谁扳倒了“红旗”

中科红旗的破产清算在业内引起震动。

中科红旗于2000年6月成立,是中科院软件所全资企业科软创新与北京赛迪等8家股东联合投资设立的中外合资企业。成立14年的公司,而且是寄托中国人自主操作系统梦想、受到政策扶持的企业为何一夜之间轰然倒塌?

中科红旗一位高管表示:中科红旗落得关门清算,责任并不止在于员工,也不止在于管理层,股东之间的矛盾是根本原因。据了解,中科红旗现有股东包括中科院软件所、赛迪等家股东,有7位董事,其中两位董事来自于大股东中科院软件所。按公司章程,对于公司重大事项,7位董事有一票否决权,8家股东意见经常不一样,没有任何战略可以得到贯彻执行。

但中科红旗倒闭的直接原因还是资金链断裂,而且牵涉到“核高基”资金。中科红旗员工的一份请愿书中写到:“自 2013 年4月1日开始,由于中科院软件所未兑现承诺支付我公司承担的核高基专项配套资金,致使公司资金链中断,从而停发全员工资至今。”

本刊记者了解到,在2010年的“核高基”重大专项竞标中,中科红旗曾牵头承担了“通用桌面操作系统研发及产业化”主要课题,并与中科院软件所及旗下另一家子公司中科方德,联合承担了其他4个子课题。按照国家“核高基”重大专项的规定,政府在下拨课题支持资金时,企业和地方政府也需要配套相应的资金。当初申请时,中科红旗并没有能力自己出钱配套相应的资金,但软件所作为大股东作出过相应的承诺,承诺当中科红旗自筹资金不能到位时,软件所将以足额补齐,上限4000万元。不过,这笔资金一直没有到位。员工们认为,正是因为中科院软件所未能履行承诺,才导致中科红旗走向关门。

不过大股东中科院软件所不认为是自己的责任。在《关于中科红旗情况的声明》中,中科院软件所回应说,2009年软件所曾联合中科红旗、中科方德,成立了“核高基”项目总体部,旨在统一调配人员资源,统筹解决配套资金等。但是中科红旗2010年退出总体部。软件所认为,为中科红旗配套资金的前提条件不复存在,因此也没有必要为其配套资金。

看来双方针对这笔“核高基”资金各说各有理。但本刊记者注意到,中科红旗一位创始人的意见很有趣,他说:中科红旗虽有国家背景,但它是多方联合控股的合资公司,不是纯粹的国企。相比发布某标准系统的背景深厚的企业来说,拿到的国家科研经费相当有限,差不多只有一个零头。这些年来,中科红旗一直是靠大客户、OEM、企业合作等方式自己养活自己。甚至于可以说,公司所遇到的全面危机就是过于相信国家的“核高基”经费的结果。软件所的一张空头支票,害得中科红旗家破人亡,如果当年没有参与核高基,或许今天反倒活得滋润。

但不管怎么说,“核高基”资金的确给中科红旗极大的“底气”。按中科院软件所的说法,中科红旗每年的市场收入不超过1000万元,2010年和2011年的收入主要来自“核高基”项目,到2012年下半年,由于“核高基”项目资金基本用尽,才曝出了资金链断裂问题。

对于中科红旗倒闭,业界还有一种说法,即政府指定的订单突然减少甚至取消。有报道称,中科红旗是靠吃财政饭过日子,是靠国家指定的行政单位出货。国内的像“联想”、“方正”等知名品牌是因政府干预,才把订单给中科红旗。2013年新一届政府组成以来,将转变职能作为第一件大事,对行政审批和行政干预下放或取消,没有了行政干预下的中科红旗拿单能力骤然下降,在公平的市场竞争中,中科红旗不到一年就被迫关门。

信息安全敲警钟

中科红旗的倒闭无疑给中国自主操作系统的发展“泼了一瓢凉水”,更是给国家信息安全敲响警钟。目前,中国计算机用户的操作系统基本上用的是微软的windows系统,特别是windows xp系统。而微软在今年4月份停止windows xp服务后,安全问题更加凸显。

据了解,目前中国有70%的计算机用户使用Windows XP系统。而在数量众多的中国Windows XP用户中,就包括了大量的地方政府,对于这部分特别的用户,不再获得官方安全更新的Windows XP系统面临着不小的安全隐患。Windows XP停用后,部分用户会升级到windows 8,但因为windows 8加强了对用户的控制,安全隐患更大,政府采购因此明确规定不得选用,消息出来后,国产软件概念股连续涨停,似乎软件业新的春天正在到来。

工业和信息化部总工程师张峰表示,希望广大用户关注Windows XP停止服务带来的潜在安全风险,采取措施做好安全防范。希望广大使用XP系统的个人用户,及时下载安装国内相关企业提供的防护软件,降低信息安全风险。 工信部也将继续加大力度,支持我国Linux操作系统的研发和应用,也希望广大用户给予这些产品更多的支持。

中国工程院院士倪光南介绍说:操作系统是计算机的核心,只要电脑联网,谁掌控了操作系统,就掌握了这台电脑上所有的操作信息。在网络时代,操作系统厂商很容易取得用户的各种敏感信息,比如身份、账户、通讯录、手机号……这么多数据综合在一起,如果用大数据分析,我们国家经济社会的这种活动情况其实一目了然,统计出来的数字甚至比统计部门的数字还准确,而且更快。

倪光南认为,这种担心并不是杞人忧天。棱镜事件的主角斯诺登透露的资料显示,微软公司曾与美国政府合作,帮助美国国家安全局获得互联网上的加密文件数据。

使用国产操作系统的必要性人人皆知,但由于使用习惯及应用资源匮乏,国产操作系统推广难度不小。在应用方面,目前像上网、看图、发视频、听音乐这些基本功能,国产操作系统都有,不逊于Windows XP,但像PS、QQ、炒股软件以及不少游戏软件,在国产操作系统上都不能使用。在应用的丰富程度方面,国产操作系统要逊于Windows XP。

对此,工信部软件与集成电路促进中心研究员胡昌军认为,从整个市场占有的份额来讲,全球的Linux份额可能不足 1%,95 %或以上可能都是XP等Windows系列。因为国产系统占有市场份额比较小,应用软件开发公司就没有意愿去开发相关应用软件。另外,中标软件有限公司副总裁乔咏表示,由于Linux份额少,设备厂商也懒得针对Linux操作系统提供相应的驱动,使得Linux对硬件的支持能力也相对较弱。

但不管怎么说,从国家信息安全战略层面考虑,发展国产操作系统不能放缓,只能加快。实际上,目前一些国家认识到发展本国自主操作系统的重要性,俄罗斯、德国等国家已经在积极推行自己的操作系统,在政府部门的电脑中,采用本国企业生产的操作系统软件。

回首中科红旗的创办背景,本刊记者注意到,上世纪90年代,海湾战争和科索沃战争爆发。由于伊拉克和南联盟的计算机操作系统 100%是微软和其他外国公司的,为美国成功瘫痪其通讯系统提供了方便。这给我们敲了警钟,为在未来战争中避免遭受毁灭性信息打击,必须拥有自主研发的计 算机操作系统。此后,中科院奉命实施研发,1999年发布红旗Linux1.0版,到去年已发布8.0版,主要用于关系国家安全的重要政府部门。现在,红旗8.0版难道要成为终结者?

国产OS新长征

从某种意义上,中科红旗的倒闭也是一件好事,它把人们的目光再次聚焦到如何发展国产操作系统这个“老大难”问题上。从根本上说,国产操作系统关系国家战略安全,必须要有坚定的国家意志来集中力量办大事。在操作系统领域决不能长期依赖外国,必须坚定推进自主研发,否则会永远受制于人。

倪光南建议,国家目前虽然也有支持国产操作系统的措施,但分散在各个部门中,应该提高到中央的层面统一协调。国家应该在政府采购中进一步加大对国产操作的支持。特别是对于一些行业,担心采用国产操作系统出现问题需要承担责任的情况,有关部门应该采取免除责任的措施。同时,发展国产操作系统,不应该仅仅靠国产操作系统企业,在中国工程院多位院士的倡导下,由中国电子信息产业集团公司、中国电子科技集团公司、中国软件行业协会等企业和机构共 同发起了中国智能终端操作系统产业联盟,这将改变国产操作系统缺乏软件和硬件支持的尴尬。

当然,国家意志也要和市场机制结合起来,否则,就会像中科红旗那样离开政府资金就活不了。中国软件网总裁曹开彬认为,基础软件要发展,要有非常好的治理机制和管理机制去应对国产基础软件发展所面临的长期性、艰巨性和复杂性,一定要走市场化的道路,政府要建立自主可控或者安全可控的软件产业体系。

中南大学校长、中国工程院院士张尧学从文化的层次对我国基础软件发展提出建议,他强调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所有的产品只有通过市场的检验才能验证其好坏,才能促进企业的发展。,他还呼吁企业要要依靠市场,认真分析需求,努力实干,就算是一个小技术,也能有突破。

金山办公软件公司副总裁刘昌伟结合金山WPS发展情况,探讨分析了国产操作系统软件战略。他认为企业必须实现正向循环市场化发展,即企业一定要从用户角度打造产品,只有让用户接受,并从用户得到反馈,才能不断完善企业的产品。不过,对于国产操作系统软件现状,他建议政府部门必须在产业化弱势初期进行相应的政策扶持。

奇虎360公司系统部总监唐会军认为,在市场化环境里竞争,企业应该有自己的核心竞争力,这种核心竞争力就是体现在公司对用户需求的把握以及实现用户需求的能力,所以如果公司不能满足用户需求,那么它一定会倒下。

谈到国产操作系统发展策略,专家认为,在移动互联网大趋势下,除了桌面系统,实际上移动终端操作系统蕴含机会。同时,互联网时代可以通过桌面虚拟化和应用虚拟化来取代传统的PC和操作系统,没有必要从头效仿微软从PC端向高端逐步演进的发展模式,况且目前微软的办公套件也逐步实现了网络化和虚拟化。

另外,在云计算时代,实现操作系统国产化没必要执着地实现PC客户端操作系统的国产化。云巢科技董事长周涛建议,应将优势研发力量投入到数据中心和底层信息架构和系统的开发、管理以及应用上。

而IUNI总经理何骁军则强调,所有的OS都不是产品,它意味着一整套的商业逻辑、商业价值体系。亚洲地区在这方面本身就处于弱势,需要很长时间来改变。但政府保护下的国产操作系统连充分的市场竞争都做不到,更不可能打造出一整套成熟的商业价值体系。

也许,从这个意义上说,国产操作系统未来相当长一段时期,仍然会在迷茫中徘徊,但我们应充满信心。

相关链接:细数国产OS现状

银河麒麟:

银河麒麟(Kylin)是由国防科技大学、中软公司、联想公司、浪潮集团和民族恒星公司合作研制的开源服务器操作系统。此操作系统是863计划重大攻关科研项目。

从其创始开发者“国防科技大学”来看,是款定位军队安全等级的操系系统。不过其从发布以来备受抄袭指责;在2006年4月27日网友 Dancefire的一篇技术分析文章中声称,通过对麒麟操作系统2.0版本进行反汇编,麒麟操作系统与美国开放源代码的FreeBSD 操作系统5.3版本相似度在90%以上。因此独立研发的头衔是不能戴了,之后于2010年12月与民用的“中标Linux”操作系统在上海正式宣布合并, 双方今后将共同以“中标麒麟”的新品牌统一出现在市场上,并将开发军民两用的操作系统。

中标Linux:

既然提到银河麒麟就不得不提到中标Linux,中标普华Linux桌面软件是上海中标软件有限公司发布的面向桌面应用的操作系统产品。中标普华 Linux桌面软件提供丰富的应用程序、完善的在线升级机制、全新设计的用户界面和统一的管理工具入口、简单实用的桌面小程序、炫酷的3D桌面特效;全面支持中国移动、中国电信、中国联通的3G业务。可见更面向民用特别是电信业是中标Linux的见长。

同洲电子960:

960手机安全操作系统发布于2014年1月9日,是由同洲电子潜心研发的,虽然我们也看到了像华为、小米、魅族这样的国产手机厂商都在研发了自己的OS,但都是基于Android开发的,并依旧要求于别人。而960手机操作系统的推出,填补了中国的这个空缺,具有划时代的意义。

960操作系统是基于Linux开发的一款全新系统,和谷歌的Android、苹果的iOS是同一等级。该系统主要的特色就是安全,它致力于保护手机上的用户信息,让中国的手机不再被外国的系统所绑架,“960”也就预示着保卫祖国的960万平方公里的信息安全。

COS:

2014年1月15日中国科学院发布了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操作系统——中国操作系统COS(China Operating System),据中科院软件所李明树所长介绍说,COS采用成熟且安全增强过的Linux内核、提供用户态硬件抽象、提供数据与媒体层、支持多种运行时 环境。外界评价称,中科院此举意在打破微软、苹果和谷歌的垄断地位。

该系统覆盖了个人电脑、智能终端等平台,有超过10万个应用。据介绍COS系统不开源,主打安全,有且只有一个应用入口,类似于苹果App Store。

雨林木风OS:

提到这个名称相信经常在互联网圈里混的朋友不会陌生。如今该公司旗下现有雨林木风操作系统(Ylmf OS)、114啦网址导航、115网盘、绿色下载吧、3456网址导航、111G游戏资讯网、雨林木风操作系统门户,雨林木风交流论坛等拥有大量忠实用户的品牌网站。其中,Ylmf OS是雨林木风自主研发的开源操作系统,是最符合中国用户使用习惯的国产操作系统。

2012年10月起,在微软反盗版的压力下,曾以制作Windows系统安装光盘而出名的雨林木风也转投了Linux战营,于2009年推出了 YlmfOS操作系统。之后YlmfOS正式更名为StartOS(起点操作系统)。雨林木风StartOS将使用全新的包管理,采用全新的操作界面,并将根据国人使用习惯,预装常用的精品软件。

不过从该公司官网消息来看,操作系统已经占据很小的项目份额,可见做原生操作系统又没有强大靠山的日子是不好过的。